页面载入中...

加拿大调查组赴伊朗对客机坠毁事件“追寻答案”

  “发财图”是北京画院藏品中的明星作品,每次展出都会吸引很多人观看。齐白石为友人画发财图,不画财神,不画绳索,而是画一副算盘,寓意人生应该靠自己努力生财有道。这幅画道出了齐白石朴素的金钱观,以及他骨子里的幽默感。此时正值春节临近之际,将发财图印上红包,大红的底色趁着烫金的算盘,吉祥喜庆,祝福满满。

  “趣儿”是一只呆萌小鸟。一百年前的1919年,初到北京的齐白石寄居在法源寺中,一日和友人谈话之际,发现地上的石浆印子很像一只小鸟,便用笔将它勾下,并在小鸟的翅膀上写上“真有天然之趣”,这只小鸟便从此诞生。“真有天然之趣”便是“趣儿”名字的来历,更是齐白石一生所追求的的艺术至理。一百年后,在设计师的妙笔之下,小鸟趣儿变身成了“我爱工作证”和登机牌,用呆萌傲娇的小眼神,提醒忙碌工作中的人们——生活要有趣儿。说起“趣儿”的诞生,经历了一个精心设计的过程。文创设计中最简单的级别是直接挪用原作图案,最难的级别是赋予商品原艺术家的灵魂,而我们所必须坚持的就是齐白石艺术中的灵魂。要把齐白石的线描小鸟,变为成熟的产品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我们秉持着保留传统文化的精髓,又符合大众审美趣味,以严肃严谨的态度,将齐白石的艺术通俗化但不庸俗化的底线,经过不断的论证、不断设计又不断推翻的过程,最终从上百的设计稿中,选出了“趣儿”的造型。同样,在齐白石旧居纪念馆所推出的每一样文创产品,我们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在做着设计,希望与更多人,更多年轻人共享齐白石的艺术,让齐白石的艺术焕发出新的活力。

  对于自己给出的两种情形,张翎坦言,“对于飞蛾扑火的女人,我不知该赞叹还是疼惜,我创作了她们,明明知道火会烧毁她们,但是赞叹她们的勇气;对于不再有那种姿势的第三代,作品中能看到,她的生活也很不圆满,她的一生,金木水火中缺了火,一生没有燃烧过,这也是缺憾。我给出了两种选择,是的,哪一种都不圆满。”

  张翎直言,《胭脂》更多的不是在讲爱情,而是讲动荡中女人生命的坚韧,“是生命力”。

  “我更多在讲女性的坚韧和力量,三代各自的挣扎,各自的困惑,她们哪个都不是张扬的,看去柔弱,但很隐忍”,张翎坦言,这其中的女性角色与自己与从前作品中的一些形像有相似的东西,“我想到她们就想到泥土,并不是很光鲜的物件,她们强悍的生命力并不以强悍的方式表现出来,她们生存的方式很灵活,象水,被岩石包围哪怕有缝也能找到路径出来,反倒是她们生命中的男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韧劲,然而她们不恨男人。男人若来参与自己的生命真开心,但男人若是缺席,她们依旧生活。是的,她们收拾残局,然后尽可能精彩的活下去。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加拿大调查组赴伊朗对客机坠毁事件“追寻答案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